新粤彩

新粤彩 > 第一侯 > 第三十章 第一战

第三十章 第一战

作者:希行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新粤彩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锦绣萌妃新粤彩婚内燃情:老公,早上好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从仙侠世界归来无相仙诀

新粤彩 www.wiyishu.com,最快更新第一侯最新章节!

    要攻一座城池,就要里外应和。

    这是任何一个将官都懂的手段,齐大用更明白,这十年里他做过很多这样的事。

    齐大用是跟随安德忠多年的护卫,是安康山给儿子的五员亲将之一,他不在军中任职,又熟悉用兵,方便做很多事。

    宣武道兵乱的事安德忠没有让他去,把窦县的事交给他来做,兵乱是安康山的安排,而窦县则是安德忠的耻辱,这是安德忠对他的看重。

    齐大用对安德忠的看重很骄傲,但又觉得这是大材小用。

    窦县太小了,十个才抵得上一个丰城,而且也没有什么兵马,只有很多混饭吃的民壮,到时候不用打,点一把火砍几个人就能把他们吓破胆了。

    不过齐大用还是认真的准备攻城,先让一群人进去杀人放火,城里乱起来,里面的人跑出来时,他们在外边动手。

    当然柴太多砍起来很累的,不可能他们一个一个的砍,随便砍一砍柴都吓破胆子,不用他们再动刀子,将这些柴都赶到一起,点一把火烧了就行。

    地方齐大用已经选好了,安小顺说城门口有粥缸,煮的粥让一城人喝,喝了这么久的粥,就用他们烧粥吧。

    还有那个武少夫人,大公子特意叮嘱了,要让她先死,要让窦县的民众都看着她死,那就用粥缸把她煮了吧。

    她养了窦县民众这么久,让窦县民众把她煮熟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齐大用想到这场面就想狂笑,可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雪地里堆积着几十具尸首,羽箭穿透他们的咽喉,在他们的胸口摇晃,脸上凝结着震惊,甚至还有人残存着笑。

    去叫门,进城,是很轻松的任务,谁想到那些围墙后竟然藏着杀机。

    “我们说了我们是官兵,但他们没有人出来,也没有人说话,只是放箭,放箭。”幸存的兵士脸上带着血颤声,“我们放箭还击,他们就躲到围墙下,我们换箭,他们就探出来射箭。”

    根本就无法靠近,只能勉强抢着同伴们的尸首退走。

    齐大用脸上的皮肉跳动:“他们竟然敢杀官兵?”

    愤怒中又有震惊,窦县为什么敢杀官兵?问都不问,就好像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为何而来。

    窦县城的民众知道外边进行了一次战斗。

    他们听到了喊声,而且官府也没有隐瞒,有官差在街上疾驰告之。

    悬在头上多日的石头终于落下。

    乱兵来了。

    城门外围墙内的住民已经都搬到了内城,集市上有商人们搭建的长棚,在里长的指挥下,按照原本谁家挨着谁家的顺序住下来。

    虽然不如在家住的舒服,但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小事,窦县城外有乱兵袭来,性命最重要,丰城可是被乱兵杀了很多人烧了城的。

    这个消息其实很早就已经传开了,官府几乎每天都在通报,宣武道兵乱的详情,乱兵的凶狠残暴,民众的惨状,并且告诉大家窦县会有乱兵来,因为距离太近,官府的话必然是可靠的,商人们退去城门关闭进出严查。

    但大家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或许乱兵不会来呢,不是说宣武道已经镇压了乱兵,乱兵到底是少数。

    这个侥幸现在破灭了,三天前,天不亮的时候里长们敲响了锣,告诉大家乱兵来了,让所有人都搬进城里。

    慌乱瞬时吞没了窦县城,还好恐慌久了也习惯了,大家顺利的将早已经收拾好的行李搬进了内城。

    外边进行了一次战斗,内城门并没有关闭,不断的有兵马奔驰而过。

    “大松。”

    “东子。”

    在街上打探消息的民众脸色惊恐的看着路过的兵马,这些基本上都是军营的民壮,有熟人认出忍不住喊。

    “现在怎么样?”

    “乱兵真的来了吗?”

    “来了多少人?”

    民壮们一旦行军就六亲不认没有回答他们,有的进了衙门跟文吏交接记录,有的蹬蹬上了城墙。

    城墙上武少夫人被很多人环绕而立,大家都看向远处的天空,天空的远处隐隐青烟袅袅散去。

    “如信报所说,有一百多人来叫城门,余下大约有七百人藏在其后。”元吉说道。

    “第一战不错,在围墙的掩护下,击毙对方八十人,我们只有十人受伤。”一个负责围墙守卫的护卫汇报,“伤并不重,养些时日就能痊愈。”

    这就不算是损失战斗力了,李明楼点点头,视线收回落在城门外,外城已经没有了普通民众,曾经清理出来的空地上只有一队队官兵跑过,围墙外血迹和散落的兵器还未清理,但除此之外一片安静,看不到那些隐藏的兵马。

    “七百人不是问题。”李明楼道,“真正的问题是,源源不断不知道会有多少兵马来。”

    她转过身看向护卫们,视线落在被夹在护卫们中间的主簿身上。

    “主簿大人,窦县生死存亡的时候到了,请大人与大家共度难关。”

    乱兵到了城门前的时候,关在县衙官厅里正下棋输红眼的主簿被请了出来,跟随李明楼来到城门楼上,亲眼看了这场对战。

    主簿现在还在颤抖,他见过王知和杜威被杀死之后的场面,但杀戮的现场更有冲击,还有更大的冲击是这件事。

    “他们,说是,淮南道的兵马。”他颤声道。

    为什么问也不问就一口咬定是乱兵,说杀就杀了?

    “他们不是淮南道的兵马。”李明楼道,“哨探已经查了几天了,他们来的方向,他们的穿着打扮,他们的口音,以及州府那边并没有消息说会派兵马来。”

    窦县外有很多哨探,窦县还在州府派了眼线打探,主簿从她的话里听明白,不过现在已经不因为这个吃惊了。

    “就算他们不是淮南道的兵马,他们也是官兵,你们怎么能杀官兵?”他颤声再问。

    问也不问就下了杀手。

    很明显那些官兵们都没有想到,他们近前时轻松说笑,而且不管是不是淮南道的,都是官兵是同袍,怎么说杀就杀了?

    “这个说起来有点话长,我慢慢给你讲。”李明楼道,“县令王知和杜威都是被我杀的。”

    主簿嗝的一声晕了过去。

    护卫们扶住没有让老主簿倒地,李明楼看了看身边的人:“我可能说的太快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第一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粤彩只为原作者希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希行并收藏第一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