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粤彩

新粤彩 > 第一侯 > 第七十一章 一击而碎

第七十一章 一击而碎

作者:希行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锦绣萌妃婚内燃情:老公,早上好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从仙侠世界归来无相仙诀

新粤彩 www.wiyishu.com,最快更新第一侯最新章节!

    武鸦儿的门前来了不少兵马,拥簇着四个将官,很是热闹,引得路人指指点点。

    这四个将官民众已经熟悉,领着兵马约有九万在安康山叛乱后最先来到京城,守卫京城,出入朝堂,来去高官们之间。

    自从京城来了新人,来了更多的兵马,武鸦儿就失了宠,朝堂上不再出现,门前也不再车马涌涌。

    他们突然来武鸦儿门前让民众惊讶。

    门前的守卫并没有惊怪,热情的施礼,熟悉的喊出这几个将官的称谓,不通报就引着向内走去,这些将官的随从也立刻被守卫们围起来,拍打着说笑着招呼着。

    武鸦儿虽然没有再去朝堂,但振武军在军营里在一同巡查中跟这些新人们混的很熟。

    这四个将官是第一次来武鸦儿门前,虽然是通过武鸦儿被召唤到京城,或者说被威逼到京城,但来到京城后,武鸦儿却并没有见他们,更没有将他们的到来归功与自己身上,反而让他们去见崔征见皇帝,被皇帝赞誉被民众拥簇,荣耀加身。

    这可真是兄弟了,待站到武鸦儿门前,竟然不用通报就请了进去,这还能说什么?什么都不用说,亲兄弟了。

    四个人激动变得激荡,走到厅堂前,就听到里面传来大声的说笑。

    “.....那些憨货,当时就在坐下来不走了.....”

    “.....城外还有呢,也跟着乱叫乱嚷.....”

    他们几人进来,打断了屋子里的说话,坐着的男人们纷纷施礼,武鸦儿也站起来相迎。

    见的次数并不多,也没有说过多少话,但亲兄弟不分生熟!

    “武都将。”瘦高的天平大将军握住武鸦儿双手,凝眉肃重,“你也听说了吧。”

    他们当然不会认为武鸦儿不出门就不知道外边的事,武鸦儿也不因为他们特意来告诉自己而故作不知。

    “我知道了。”他点头,请几人入座。

    “不知道从哪些犄角旮旯招来的兵马。”矮胖的武宁大将军气呼呼的坐下来,“在京城朝堂闹起来,安康山的兵马还没打来,这京城要先被他们搞乱了。”

    “不能去把他们抓起来。”面相老成的魏博将军叮嘱,“那群憨货真敢打起来,京城就真的乱了。”

    “我看他们就是已经投敌,故意来作乱的。”昭义大将军身材瘦削声音阴冷断定。

    武鸦儿听他们说完,才道:“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听他们吵闹的那些话,应该不是投敌故意作乱,是真的吃了苦了。”

    下面卫军各种混乱以及不和规矩,这几个当大将军的再清楚不过,他们还好,会让手下喝点汤,看来这群新来的是连锅都摸不到的那些下层兵马。

    朝廷也是的,怎么招了这些人来,这不是添乱。

    “崔相爷不停的诏令兵马来拱卫京城。”天平将军低声说道,“又有我等做表率,所以....”

    所谓的表率并不是他们勇武忠义,而是朝廷给了勇武忠义的他们多少荣耀,所以日常没有机会的很多兵马就被引诱涌来了,这些兵马人数不多,却满怀怨气,不分轻重,最能生乱。

    “京城的兵马已经足够了。”武鸦儿道,“这个时候应该诏令各地兵马迎击叛军,不该再诏令进京。”

    他在舆图上指了指。

    “安康山的叛军已经占据地方不少,又有其子在浙西,更有东南西北附众异动,此时当四面向外而攻,不应当聚拢向京城为守,我这些日子一直在观察动向,京城如今有你们,我要带兵离去。”

    站在皇帝面前才能更显出作用,武鸦儿竟然留他们在这里,自己离开去外迎敌。

    嫡亲兄弟!

    四人或者感叹或者纷纷表达武鸦儿说得对,我们当一起共进退,不能让武鸦儿一个人去。

    “我们不能都离去。”武鸦儿道,对几人拱手,“我在外,还要仰仗几位哥哥们。”

    “这还用弟弟你说!”四个哥哥齐声喊道。

    武鸦儿起身:“我会请命带着这些闹事的兵马一同去。”

    这可真是太好了,四个将官欢喜又皱眉。

    “这些兵马朝廷必须先安抚他们。”天平将军道,“否则请进来容易,送走难。”

    “下层的卫兵们苦的不过是兵饷和军功,大人们只要先把兵饷给足,再.....”武鸦儿说道。

    他的话没说完,外边脚步杂乱有兵将冲进来。

    “罗家被抄了!”他们喊道,“罗适清被杀了!”

    ......

    ......

    罗氏的家宅是京城最高大最奢华的,无数人遥望或者仰望这座宅邸,高不可攀。

    但再高大的院门再坚固的围墙,也挡不住一声令下的兵马,就像先前被攻破的京城城墙那样。

    罗氏的家宅里哭喊一片,还有鲜血散落。

    “乱兵!”

    “叛军!”

    “快去报告陛下!”

    以往凶神恶煞的家奴手里还握着兵器,发出喊声,但他们的步伐已经纷乱,神情惊慌。

    那是几十个被杀死的家奴鲜血残躯的震慑。

    他们的凶恶是因为以前从没有死亡和鲜血的回应。

    冲进家门的兵丁就像一群乞丐,乞丐们神情也有些惊慌,但动作凶恶,他们不认得锦绣华服,听不懂一串串名号的震慑,只知道当被刀枪棍棒打来时,毫不犹豫的用手里的兵器回击。

    雄壮的家奴们被围攻,俏丽的婢女们哭喊着奔跑,娇媚的妇人们躲藏在屋子里,锦绣珠帘被扯断,精美的瓷器摆设碎裂在地上,恍若一座华丽的水晶宫被一拳捣烂。

    水晶宫外,几个华服男人面色惨白浑身发抖,发出嘶哑的喊叫,兵将围拢着他们,其中两个兵的长枪上穿透着一个男人。

    罗适清低着头看胸口绽开的血花,脸上的表情不是痛苦,而是震惊。

    “你。”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两个一脸粗糙的兵,不可思议,“你们,敢杀我?”

    两个兵用力的吞咽口水,握着长枪的手发抖,但没有腿软倒下,身后有将官按住他们的肩头。

    “是你自己撞上来的。”那将官大声咆哮,“陛下有令缉拿,不听的就是抗旨,抗旨当斩!”

    抄家缉拿做主的从来不是兵将,在这兵将旁边站着几个官员,此时也都面色惨白,恍若地上蔓延的血是他们流的。

    他们手中握着卷轴,神情阴晴变幻,最终将卷轴刷拉打开。

    “罗适清!罗适河!罗其成!贪污纳贿、挪用兵饷,卖官鬻爵、栓塞言路、谋害忠良、行谋逆事,陛下有旨令锁拿归案。”他们用最大的声音喊出来,“敢有抗旨,视通谋逆,杀无赦!”

    这些罪名罗列罗适清没有听到,也没什么可听的,他给别人罗列过比这个更多的罪名。

    他只听到最后一句话,杀无赦。

    怎么可能呢?他是罗适清,他背后靠着皇帝陛下,他的威武权利跟皇帝一样万万岁......

    噗的一声,胸前再次绽开血花,两个兵士抬脚踹在罗适清身上,将刀拔出来。

    刀从身体里拔出来,要命的刀也是他最后的依仗,他就这样死了?他的华服他的富贵他数不尽的珍宝他极尽的奢华,在世间那般炫目却原来如云如雾,一击而散。

    罗适清像无根的木头栽倒地上,无声无息。

    余下的罗氏们发出更大的尖叫,被阻挡在街边的民众们也咬住了手堵住惊叫,奔来正看到这一幕的武鸦儿,收回视线调转马头向皇城疾驰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第一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粤彩只为原作者希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希行并收藏第一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