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粤彩

新粤彩 > 第一侯 > 第八十六章 贪生怕死孤身去

第八十六章 贪生怕死孤身去

作者:希行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锦绣萌妃婚内燃情:老公,早上好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从仙侠世界归来无相仙诀

新粤彩 www.wiyishu.com,最快更新第一侯最新章节!

    血在地上蔓延,跪在地上的太监们衣角不由被染红。

    他们不敢动,头伏在地上。

    大概是因为大喜的突然自尽,昭王改变了注意。

    “你们都留在这里吧。”他说道,“我们一家人出去就行了。”

    太监们顿时大哭:“王爷不要扔下奴婢们。”

    “别哭别哭。”昭王摆手,倒不是心疼他们,“让外边的人听到了,不高兴。”

    所谓外边的人是安康山叛军的使者,趾高气扬的正等候在王府大门外,太监们捂住嘴,不让声音发出来,但眼泪流的更多,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哭自己还是哭王爷还是哭大夏,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大夏,怎么会有这样一天。

    “你们留在这里看王府看库房。”昭王跟他们解释,“等他们进来了,你们给他们介绍一下咱们王府里都是好东西,免得他们不懂糟蹋了。”

    太监们呜呜应声是。

    昭王对这个安排也很满意:“说不定安康山为了优抚本王,还会给本王留一半呢。”

    太监们不敢抬头也不太想抬头,听着昭王嘀嘀咕咕的念叨,然后走了出去,他们这才抬起头神情茫然,明媚的日光照进殿内,落在活人和死人的身上,死静一片。

    昭王走到前院,他的姬妾子女孙子孙女在等候,不管大的小的都穿着华丽的衣衫,女人们似乎将所有的首饰都戴在身上,男人们也不例外打扮的极尽奢华,日光下明晃晃,只看到珠光宝气看不到人。

    昭王府并不像昭王在外的名声这样落魄。

    昭王不能当皇帝满意的皇子,便全身心的投入到发家致富以及吃喝玩乐上。

    昭王府年年修建,几十年修建的富丽堂皇,装满了奇珍异宝以及美人。

    有人曾经建议他把这些奇珍异宝多给皇帝送去,鲁王被赶到西北穷困之地,能拿出手的东西不多,太子虽然才艺奇佳,偏没有一副好身体,病怏怏的活不久,还是要争取一下皇帝的关注。

    昭王拒绝:“父皇什么没见过,这世间哪有能收买他的奇珍异宝。”

    有人说昭王看的透彻,也有人说昭王是吝啬舍不得。

    看到昭王走出来,站在院子里的披甲军将倨傲的问:“王爷收拾好了吗?”

    “好了好了。”昭王将腰带要重新扎上,两个姬妾帮忙,腰带原本就勒的紧,又被两个姬妾往里面塞了两块金子,昭王白嫩的脸憋的发紫。

    “干什么呢。”他低声抱怨,“这腰带已经是金子做的了。”

    “金子哪有嫌多。”两个姬妾不由分说系紧了。

    这些小动作没有逃过军将的眼,昭王投降,就不可能再让他们回王府,这些富贵人害怕受苦恨不得将所有的财物都裹在身上,或者当做自己藏着财物,或者给看守行贿让自己过的舒服。

    不过,身为俘虏,连身子都是不是自己的,金银财物哪来的底气守住,军汉满眼鄙夷,也不去呵斥挑破。

    “王爷,可以走了吧?”军汉道,秃鹫一般扫着院子里站着的男女老少,珠光宝气没能影响他的视线,“王爷的家眷都在这里吧?”

    那种藏了唯一个血脉的事还是说书唱戏中发生的好。

    昭王连声道:“在呢,在呢。”

    军汉不听他说,只看身边两个瘦削的文士。

    “齐全了。”他们忙说道。

    作为先一步投降的王府官,对王府了若指掌,王爷自己不知道有多少个孙子孙女重孙重孙女,他们记得清清楚楚。

    手里还拿着册子,上面写了名字年龄相貌特征,先前两个范阳兵已经核对过了。

    军汉便放心了,铠甲哗啦一响,不标准的行礼:“恭请王爷。”

    沂州城不像别的城池那般混乱惊恐,城池内也没有战火侵扰的痕迹。

    昭王一心赚钱不养兵,驻扎在沂州的兵马和官府一样空有个名号,安康山叛军袭来的时候都跑掉了,崔征派来不多的人马要么被杀死了要么跑了,沂州便一个兵马也没有了,叛军没有阻碍一路而来,刚接近沂州,听到消息的昭王立刻送了降书。

    街上挤满了人,神情茫然又悲愤,看到昭王一干人走出来,些许骚动。

    范阳军没有让昭王坐车,说是因为人太多了,其实是故意让其游街,炫耀和威慑。

    “在别的城池,想要对咱们投降,知府知州观察使都要脱了官袍捧着官帽走出来呢。”军汉对身边跟随的两个王府官说道,“这是我们田大将军对王爷的敬重。”

    两个王府官赞誉:“田大将军真君子。”

    军汉再看街边站着的民众,神情得意又不屑,这一次进城,田大将军让他一个人只带着两个亲兵。

    三人也能拿下一座城。

    昭王一众人走的很吃力,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这样走路了。

    “沂州城怎么这么大。”昭王嘀咕抱怨,抬起袖子擦汗,紧绷绷的衣服因为塞了金子的腰带,勒的他喘不过气。

    “还不去搀扶王爷。”军汉对两个兵使眼色说道。

    两个兵上前去搀扶,昭王被两个兵架住,身子顿时轻松了很多,不由喘口气,但一口气还没落下,两个兵手一松,昭王不由踉跄一步,哎呦一声崩断了腰带,腰带里夹着的金子滚落在地上.....

    军汉哈哈笑,又收了笑呵斥:“你们怎么回事!”

    “是我太胖了。”昭王先摆手,看着崩断的腰带,活动了下身子,神情乐呵呵,“这样倒是舒服多了。”

    围观的民众中响起咯咯的笑声。

    原来是一个抱在怀里的小童被逗笑了。

    笑声才起,抱着他的家人就伸手掩住他的嘴,小童不知道怎么回事瞪着眼看,旁边一个老者满面通红,伸手又掩住了这小童的眼。

    这老者什么意思,军汉清楚的很,他没有呵斥也没有发怒,而是笑了,两个王府官也笑了。

    挤满了人的街上,回荡着五个人的笑声,响亮又诡异。

    王府的人没有笑,两个姬妾忙着捡起金子,断掉的腰带也拿起来。

    “断了也是腰带。”她们嘀咕着收好,“带着就齐全。”

    但断掉就不用再束扎了,昭王脚步和神情都变的轻松,日光下脸上满是迫不及待。

    “王爷。”街上有人喊,声音悲愤,“王爷啊,何至于此!”

    此一声让人变的骚动。

    昭王被吓了一跳,沾了水的猫一般跳起来,大声喊:“你们想干什么!这关你们什么事!这是本王的事!你们休要挟持本王!”

    共抗叛军是要挟他吗?悲愤的民众将一口气堵在咽喉,余下的话便说不出来。

    “你们要干什么本王不管。”昭王嘀咕,“等本王走了,你们随便。”

    说罢加快脚步,就像怕被什么恶魔怪兽沾染缠上。

    街上的民众雅雀无声,看着昭王在三个官兵的押送下走去,没有人再发出呼声,神情失望悲凉。

    穿过高厚的城门,昭王摆手催促:“你们快将门关上,别让那些人冲出来害我。”

    守城门的还有七八个兵,闻言神情木然的关门。

    “一会儿叫门记得开。”昭王叮嘱。

    城门关上,昭王松口气,如同逃出生天,其他人也仿佛卸下了重担,女子们还互相整理仪容。

    这就是皇亲贵族,军汉看的失笑,没兴趣再挪揄戏弄。

    “走吧,田将军在前方等着王爷你们呢。”他说道。

    ......

    ......

    武卫将军田呈没有升帐,就在漫天野地里摆了一张虎皮椅,他坐在椅子上,身后三千兵将肃立。

    昭王一行大大小小一百多人,虽然没有吵扰说笑,但控制不住的小动作,孩子的吭吭,大人的小声嘀咕,打乱了这边的肃静。

    昭王擦着汗,对着审视的视线露出笑,就像一个讨一张过关凭证的富商。

    “某职位卑微,只是大都督手下一府率,从未进过京城,也没有见过王爷。”田呈声音如同相貌一般阴寒,手撑着虎皮椅,“卑职见过.....”

    “将军不用多礼。”昭王忙道,“都这个时候了,这些繁文缛节没必要。”

    田呈将手放回膝头:“王爷既然知道这个时候了,那接下来怎么做,也知道吧?”

    他指了指身后,一个亲兵展开安康山的大旗。

    先前范阳军接收投降,都是要当地官员捧着官服官帽出城,跪拜安康山的大旗表示臣服。

    昭王道:“我知道,但我不想跪。”

    他伸手在亲王礼服里掏啊掏,掏出一把弯刀。

    这把弯刀刀柄精美,刀刃寒光闪闪,一眼能看出名贵。

    田呈眨眼,道:“王爷是要献宝吗?”

    昭王摇头,将刀举在身前:“我是要杀你。”

    四周兵马安静,田呈看着昭王。

    他有些不解,探身再次问,“你要杀我?”

    昭王双手握住刀:“是的。”

    随着他的话,王府的家眷们除了还不会走的孩子,包括刚会走的孩子们都纷纷动作,从衣服里,从靴子里,从头发里,掏出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刀举起来。

    荒野明媚的日光下,闪闪刺目的不再是他们身上的金银珠宝,而是刀光。

    “杀!”

    男女少幼齐齐喊道。

    田呈似乎终于听明白了,仰头哈哈大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第一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粤彩只为原作者希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希行并收藏第一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