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粤彩

新粤彩 > 第一侯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义不容辞

第一百一十七章 义不容辞

作者:希行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锦绣萌妃婚内燃情:老公,早上好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从仙侠世界归来无相仙诀

新粤彩 www.wiyishu.com,最快更新第一侯最新章节!

    项云看到这封信之后没有哭,立刻将信传给陇右道衙的文官武将们看。

    文官武将中倒是有几个红了眼。

    “大都督不在了,四周宵小可恶。”他们恨恨说道。

    四周临近的州府以往都从剑南道受益,与李奉安称兄道弟,更有不少表明愿受其驱使,现在这些州府反叛后竟然想要对剑南道动手。

    “皇恩尚且能负,图谋剑南道又算什么。”项云说道,“更何况多数都是利益之交,能有今日也不奇怪。”

    “大都督刚不在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人心思诡异了,有些货物的欠款不想给呢。”

    “后来看到小公子承继了节度使,这才老实了。”

    有些官将们点头议论,但也有些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项云让大家停下议论。

    “这些人狼心狗肺大都督不会在意,泉下有知也不会伤心,大家不用为这种事悲愤。”他说道。

    李奉安是什么人,自然知道人走茶凉,知道利益浅薄人心难测,知道他死了很多事很多人都会变。

    悲春伤秋从来不是李奉安的作为,所以他在仅剩一口气之际利索的安排了子女以及剑南道诸事托付。

    接下来也一切都很顺利,剑南道安稳,李家也没有生事,李明玉更是承继了节度使,只是没想到安康山叛乱,皇帝突然驾崩,朝廷仓皇离京,鲁王在外登基.....

    世道都乱了,剑南道也难免风浪颠簸,这就不是人算能算到,只能是天算。

    项云摆手结束对这件事的商议,道:“除了留守的,其他兵马全部调集,形势紧急,我们立刻出发。”

    一声令下,陇右兵马齐动。

    作为陇右节度使,又是战乱期间,项云除了安排兵马还有很多事要处置,一直忙到夜色深深才回到住所。

    项云的住所很简单,妻子女都在太原府,只有几个老仆粗妇日常伺候,这些老仆都是跟着他几十年在外求学任职,虽然夜深,室内灯火暖暖,干净整洁的家常衣衫摆放在衣架上,铜盆里的水不烫不凉温温恰好。

    项云洗了手脸,换了衣衫,接过老仆端来的一碗热汤茶,喝一口驱散了眉间的疲惫。

    但一天的忙碌还没有结束,一个文官走进来:“大人。”

    这是道衙的行军司马蒋友,是项云刚从幕僚中提拔委任的。

    蒋友是陇右置道的时候应聘来的文士,李奉安过世项云在剑南道的期间,他将陇右管理的安稳,从一众幕僚中脱颖而出,项云受伤离开剑南道回到陇右之后,便提拔他为行军司马。

    这个职位可以在节度使不在时代行其职权,足见项云的看重,蒋友更是尽心竭力。

    “都督,关于出兵黔中的事,我还有一些想法。”蒋友说道。

    项云便喊老仆:“去准备一些夜宵和暖酒来。”

    这是要彻夜长谈了,老仆应声是退了出去,屋子里没有其他人伺候,项云的贴身仆从死在刺客手下之后,新的贴身仆从这些日子又常常来回奔走太原府和陇右,一个月没几天在这里。

    屋门拉上,四下无人侵扰。

    “大人,我不太赞同您出兵。”蒋友说道。

    项云看他一眼:“我方才没看出来你不赞同。”

    先前在大堂上商议时,蒋友可没有说话。

    “在那种场合说,不合适。”蒋友道。

    陇右一直在剑南道掌控下,这里的官府兵马先前都是李奉安任命的,请置节度使后才交给项云,项云也并没有增添多少新人,所以这里的官员大部分可以看做是跟剑南道一体的。

    就算剑南道情况不危急,一声令来他们也不会推辞,在那种场合下反对,蒋友会成为众矢之的。

    项云笑了:“那你是觉得现在我再说就合适?”

    不管是现在还是先前,其他人或者能说不去,身为节度使的项云不能说。

    这么简单的道理,蒋友并不是不知道,也没有因为项云的嘲讽而羞愧惶恐,听到这句话舒口气。

    “这可是连剑南道都不敢说不的事,都督说当然不合适。”他道,“我只是想确定下都督是怎么想的,如果你我的看法一致,我便有千万种场合来说它不合适。”

    项云没有问他确定了没有,干脆利索的道:“现在天下到了以兵马论大小的时候了。”

    “正因为如此,陇右兵马太少了,不能做无谓的损耗。”蒋友接过话,“剑南道不就是因为这个才让大人出兵的吗?”

    “如果怕损耗缩地不出,永远不能成大器,只能是别人的附庸。”项云道,“剑南道可以怕损耗不出,我不能,我只有这一次损耗,才能有下一次的召拢聚众多兵马。”

    蒋友走过去看舆图:“黔中其实也不足为惧,齐山这个人.....。”他眼睛一亮转头看项云,“其实不是黔中的叛军对剑南道虎视眈眈,而是齐山。”

    项云看了眼舆图:“齐山太猖狂了吧?李大都督才死了两年,不是十年。”

    他的话是疑问,但语气轻淡没有丝毫惊讶。

    “如今世道不同了,不能以常理推测。”蒋友摇头,“都督,此次齐山借兵可不是那么简单。”

    项云道:“你放心,我会见机行事,如果齐山真有异心,我会守好黔中,不会让他侵扰剑南道。”

    蒋友松口气:“都督什么都考虑到了,那我就放心了。”

    门外老仆端了宵夜,二人在桌子前对坐,开始商议怎么行军又怎么安排陇右诸多事务,夜色将灯光摇曳,不知不觉慢慢到天明。

    天光大亮的时候,项云在一众亲兵拥簇下驶出陇右,在他身后万众兵马排兵布阵跟随。

    “都督,李三老爷的意思是让您先到剑南道。”亲兵疾驰跟上说道。

    虽然说让陇右出兵,但作为都督的项云也可以坐镇剑南道,并不用真在前方冲锋陷阵。

    项云摇头:“不用了,我直接去黔中,待黔中平稳之后,再去剑南道。”

    亲兵应声是将命令传达,作为先锋军他们人少马匹多速度会快一些,这附近多数是剑南道和陇右所辖,一路畅通无阻。

    一天一夜急行军。披着晨光的项云并没有半点疲惫,看着前方起伏的山脉精神奕奕。

    他知道是剑南道不想同意齐山借兵,但大义面前不能拒绝,所以让他出兵,让他替剑南道征战,这无所谓,他可不怕替剑南道出战,怕的是剑南道不让他出战,把他困死在这陇右。

    陇右太小了,小到不被人看重。

    他替剑南道征战,声名是他自己的,最关键的是,他亲自征战,胜败与否就由他说了算,很多事情就由他来掌控了。

    黔中平稳与否关系剑南道,还有那个齐山,他会让剑南道知道齐山的野心,面临齐山这等劲敌,只让陇右阻挡是不可能的,剑南道的兵马必须由他来调控了。

    项云吐出一口浊气,深吸初冬的凌冽清新。

    天下平稳的时候李三老爷可以坐镇剑南道,李敏林芢这些仆奴可以借皮掌权,天下大乱的时候,可不是什么都由他们说了算。

    “都督。”有亲兵疾驰而来,“前方有贼兵作乱。”

    项云皱眉:“我们这里都有贼兵了?”

    亲兵道:“是朔方那边一些逃兵占山为王,见到我们还想劫掠,已经被我们杀光了。”

    这种散兵游将宵小在大军面前不足为惧,项云也不在意,继续前行,很快就看到前方战斗的场景,散落的尸首兵器,看到项云过来,兵马们加快了情理,将尸首搬到路边。

    项云略扫了眼见这些人都不穿兵服,显然已经是落草为寇,他收回视线催马,就在催马的一瞬间眼角闪过一道亮光,亮光来自路边堆积的尸体中.....

    不好!

    项云猛地翻身,不管刚加速的马匹,人就从上跌下。

    短箭已经擦着马背而过,刺入马头。

    马儿一声嘶鸣扬蹄,落地的项云抱住头蜷缩,险险的马蹄踏过。

    “有刺客!”

    “保护都督!”

    路边喊声四起,脚步涌涌,刀光剑影撞击一片。

    是的,刺客,项云天旋地转耳鸣嗡嗡想,他什么都想到了,就是忘了想李奉安是怎么死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第一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粤彩只为原作者希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希行并收藏第一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