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粤彩

新粤彩 > 第一侯 > 第二十二章 轰轰隆隆一声散

第二十二章 轰轰隆隆一声散

作者:希行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锦绣萌妃婚内燃情:老公,早上好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从仙侠世界归来无相仙诀

新粤彩 www.wiyishu.com,最快更新第一侯最新章节!

    夜色消失在大地上,晨光让密林里亮起来,照在一群官兵身上。

    他们正在忙碌,熄灭火把,将身上手中的旗帜扔在地上,铠甲也脱了下来。

    “快点,快点。”

    “换衣服!”

    “铠甲扔吗?”

    “傻啊,铠甲不要扔,留着能防身呢。”

    “快去跟老太爷他们汇合。”

    说话声嘈杂,人马乱走,踩着地上散落的旗帜,其上太原府河东道等字渐渐模糊。

    .....

    ......

    在密林的另一头,一队车马从夜色中走向晨光里。

    车有十几辆,跟车走路的骑马的人有几百个,裹着披风遮盖着头脸,车上插着太原府道旗,油布下露出米粮袋子,为首的七八人还穿着差服或者兵服。

    看到密林上空腾起的几只烟火,差役兵士们发出高兴的喊声,再回头对众人招手。

    “停下停下。”

    “咱们家的护卫到了。”

    听到这句话行进的队伍停下来,也发出喊声,大家解开了披风掀起了帽子,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盖着油布的车上米粮袋子也被推开,里面竟然也钻出人来,多数是女子老人和小孩子。

    很多人解下披风外衣,露出身上满满的珠宝首饰,似乎把全部家当都带在身上,有人喊娘有人喊奶妈有人喊爹“安全了吗?”“我饿了要吃烤鸽子。”乱成一片。

    解下官袍兵服差服的几个人奔到一辆车前,对赶车的车夫喊着爷爷。

    车夫年纪很大,头发胡子花白,当然这并不是他被喊爷爷的原因。

    密林里马蹄急响一队队人马冲来,他们没有了旗帜,有的穿铠甲有的穿便服的,铠甲兵器都驼在马背上,气势汹汹,恍若山贼凶匪,但这边人看到了没有半点害怕,高兴的招手。

    “老太爷。”为首的几个护卫下马上前施礼,“我们已经探过路了,这边没有叛军,穿过两道山就出了河东道了。”

    老太爷点点头。

    一个年轻人伸手点着人数,道:“怎么少了几十人?”

    为首的护卫道:“为了避免被怀疑,我们分了一队一百人去方鸣谷那边探路,结果遇到了叛军,就折损了.....”

    年轻人扼腕顿足:“爷爷,既然我们要走,就不该把护卫送给官府去听候调遣.....”

    老太爷瞪了他一眼:“你懂什么啊,我们不带头,怎么哄别人都去守城?大家都不守城,我们能走的这么方便利索吗?我们能借着护送粮草带着合族跑出来吗?”

    几个长辈呵斥这个年轻人“要不是大家都争先恐后表示守城与太原府共存亡,官府和那两个小姐早就关闭城门,谁都别想跑。”“你们几个年轻人也不可能去官府帮忙,行事也不会这么便利。”云云。

    年轻人表示受教,但还是担心:“现在外边这么乱,我们人手少了很多,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到京城。”

    护卫首领挺直了胸膛高声道:“公子放心,这几道山只有山贼马匪,我们是杀过叛军的,对付山贼马匪不在话下。”

    “公子,就算是遇到叛军,只要不是人数太多的,我们也可以一战。”其他的护卫们纷纷喊道,“不死不退。”

    就算没有穿铠甲也气势如虹,老太爷哈哈笑:“不用担心了,他们是经过东南道和剑南道兵马训出来的,也是勇猛的战士啦。”

    勇猛的战士当然要保护自己的家人,有了这些勇猛的战士,他们合族老小就可以从危险中逃生去更平安的地方。

    说道更平安的地方.....

    “爷爷,我们真要去京城吗?”年轻人们又有另外的担心,“安康山不会再打京城吗?”

    老太爷一笑:“那要看武鸦儿和安康山谁先死,杀不了武鸦儿,安康山肯定打不了京城了。”

    武鸦儿和安康山一样凶猛,那看来短时间内谁都死不了。

    但还是有人不安:“那个楚国夫人据说贪婪又暴虐,曾经屠杀了光州府黄氏一族一百多人....我们去了,会不会被她欺凌抢夺。”

    老太爷显然早就想过这个,笑道:“京城可不是淮南道,京城是天子之地,她收复了京城,陛下马上就回来了,楚国夫人可做不了京城的主人。”

    陛下是个仁慈又善良的人,九五之尊心怀天下,怎会欺凌他们这些可怜的子民。

    诸人醒悟,乱世太久了,都忘了还有皇帝了。

    有皇帝在,那京城就轮不到楚国夫人这个凶人称王称霸了。

    最后一丝疑虑消除,年轻人们恢复了轻松,还开始互相打趣“那楚国夫人贪财暴虐还好色呢,你怎么不说这个?”“你长的这么好看,不怕被楚国夫人抢走吗?”嬉笑欢悦。

    老太爷不去理会年轻人们的担忧,相比于家族的生存,如果那楚国夫人真看上家里的少年们,他亲自给她送去。

    “家里的粮食金银都藏好了吗?”他问几个子侄再次确认,“带着金银粮食够用吗?”

    家业不能都带走,但也不能丢弃,当然更不能送给那些民众糟践了,将来太平了他们还是要回故土的。

    子侄们纷纷点头“家里别院山里都藏好了。”“这段路途短,粮草不用带太多。”

    前途后路都安排妥当,家族无忧,老太爷抚了抚花白的胡须回头看太原府所在的方向,眼中泛起泪花:“我一把年纪了,故土难离......”

    子侄们忙含泪相劝“魏氏离不开老太爷啊”“没了老太爷,我们寸步难行”等等。

    正哀伤着,有护卫疾驰而来。

    “不好了,方鸣谷被叛军占据了。”他喊道,以及更可怕的消息,“安康山进入谷关了!是皇旗,是安康山的皇旗!”

    安康山真的来打太原府了!

    老太爷眼泪顿消,转身上车:“速走!速走!”

    人喊马嘶鸣,车马粼粼向前疾驰而去。

    ......

    ......

    太原府城人仰马翻,到处都是奔跑的人,哭的喊的,守城兵马和差役试图阻止大家,但在乌泱泱的人群中如泥牛入海徒劳无功。

    “怎么会这样?”知府站在街上的粥棚,失魂落魄看着脚下踩着的一堆堆沙土,再看散落的麻袋,“捐的米粮怎么变成了土?”

    “大人,原先给的都是米粮。”

    “什么时候给换成土的我们也不知道啊。”

    “我们,我们也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做啊。”

    “捐米粮是善行,没人想要检查是不是真的啊。”

    “这些人,这些人怎么这么坏啊!”

    “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啊?”

    “大人,我们还有没有吃的啊?”

    “大人,安康山打来了?他们都跑了吗?”

    官吏们你推我我推你喊冤咒骂,挤在四周的民众也喊着询问着。

    知府看着脚下的纷乱,想要转身说几句什么,但张张口觉得什么也说不出来,有将官挤过来,抓住他。

    “大人。”他低声耳语声音嘶哑,“没有任何家族的护卫去支援方鸣谷,台山,乌城也没有粮草送到,还有,那些说巡查四周的护卫也都不见了,还有,城里好些世家大族合族的人都不见了.....”

    知府一开始听得到,后来就听不清这将官说什么了,他看着四周,哭的喊的说的骂的,人人神情动作精彩纷呈,但他身心一片安静,就像看一场无声的闹剧,看一场繁花似锦的画,还挺好看的.....

    知府忍不住笑了。

    他反手抓住将官,问:“安康山来了吗?”

    ......

    ......

    李奉景一脚踹开李明琪的院门。

    “你要是不走,没关系。”他冷笑说道,手里举着一把锁子,“我把你锁在我门上的锁子卸下来了,给你用,我把门给你锁上,你就在这里跟太原府同归于尽吧。”

    他说着果然去锁门,念儿尖叫着扑过来阻挡。

    李明琪翻个白眼,越过他径直出了门,看着门外站立的不知所措的婢女仆从,还有闻讯赶来的项家的诸人。

    “我已经给明玉写了信,调最近的剑南道兵马来路途上接我们。”

    “男人们骑马,女人们坐车。”

    “金银粮食珍藏全部不带,立刻出发。”

    “天黑之后,没有骑马坐上车的,一概不等。”

    李明琪一声令下,项家顿时忙乱,她神情平静看着奔走的人。

    “你倒是能屈能伸。”李奉景嘲讽。

    李明琪看他一眼:“四叔,这叫审时度势,随机应变,大小姐该有的气度。”

    说罢不理会李奉景,系上披风,在兵士们的拥簇下向外走去。

    不管是留还是走,她都是主导!

    只是还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行驶在街上的马车不再是民众们熟悉的华丽云车,为了避免被认出来,李明琪坐着很普通的小马车,马车简陋,外边传来的嘈杂纷乱几乎随时要把车冲垮。

    念儿紧紧的抓着李明琪的衣袖,感觉到李明琪的衣袖一动,伸手掀起一角帘子。

    念儿吓的差点叫出声,又怕被外边的人听到忙死死按住嘴。

    李明琪神情平静看着窗外,但眼里满是懊恼和困惑,牙将嘴唇咬出了血,为什么呢?

    明明安排的好好的,凝聚的人心,筑起的坚固的城墙,怎么一下子就乱了就塌了?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

    齐阿城没有再进城,被官兵们劝着拉着上马。

    “大小姐,快走,安康山来了。”

    “大小姐,不能耽搁了,太原府守不住了。”

    他们喊着,不再顾忌大小姐的身份,将她抱着推上马。

    齐阿城握着缰绳,呼哧喷气的马儿转了几圈,视线看向太原府城所在,愤怒又困惑。

    她喊道:“我们还没有打!还没打!”

    “小姐,不能打了。”将官说道,翻身上马,扬起马鞭,“那知府带着官将去迎接安康山了!”

    民心,军心,官心,都散了!

    还没打,就败了!

    马鞭抽在齐阿城的马上,马嘶鸣带着齐阿城向前奔去,齐阿城握紧缰绳仰天一声大叫。

    飞舞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挡不住她脸上的愤怒,眼里的泪水。

    明明做的好好的,明明安排的那么好,明明!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

    ......

    谷关,兵马结成一大片营地,安静肃立,人马恪守秩序,守护大阵中金光闪闪的车驾。

    车驾稳稳的安放,上面垂着幔帐,四周侍立的兵将像石头人一样屏气噤声。

    有人急匆匆奔来,在车驾外跪下柔声细气道:“陛下。”

    幔帐里毫无反应。

    此人也不敢高声,用轻柔的声音一声一声唤,直到幔帐被掀开一角,露出金榻上躺着的金山。

    金山没有睁开眼,发出被打扰睡觉而不悦的一声嗯?

    那人俯身趴在地上,高声道:“陛下,太原府知府赵晋率文武官将,以及三万卫军,前来迎接陛下入城。陛下,见还是不见?”

    太原府啊,安康山睁开眼,看向前方。

    “已经到太原府了吗?”他说道,懒懒的换个姿势躺着,“既然他们如此有诚意,那朕就去太原府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第一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粤彩只为原作者希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希行并收藏第一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