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粤彩

新粤彩 > 第一侯 > 第八十三章 刺客之梦

第八十三章 刺客之梦

作者:希行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锦绣萌妃婚内燃情:老公,早上好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从仙侠世界归来无相仙诀

新粤彩 www.wiyishu.com,最快更新第一侯最新章节!

    这里的向虬髯似乎更适应被叫向玲。

    他穿着发旧的兵袍,腰里挂着刀剑,拉着脸很不高兴的坐在尸首上。

    “我偷懒?我就偷懒了。”他双脚敲打鞋底,“不是说有山贼吗?结果是在这里抬死尸。”

    旁边的兵踢他:“死尸怎么了?向玲你也就能抬抬死尸,别忘了上次你跟叛军余众打,差点把大家害死。”

    “是别人差点害死我好不好?”向玲更加生气,举起自己的剑,“我说一人战十人,结果他们不帮忙就算了,还差点把我打晕,结果呢,大家都被围住了吧?最后还不是靠我杀出重围,反而倒打一耙。”

    旁边的兵们嘻嘻哈哈笑“少来吹牛”“你能打个鬼”“上次你说一人战十人,南公子给了十人,把你打的狗一样。”

    向玲用剑敲着地:“那不算,那十人摆了阵,又是盾又是枪又是弩的,这不算....”

    “不算什么不算!”有怒喝声传来,“向玲,你又在聚众偷懒!”

    听到这声喊,聚集在向玲身边的兵丁们立刻低着头散去。

    远处站着的将官首领沉脸看这边,身边拥簇着护卫们。

    “向玲,你再不听军令,偷懒耍滑,就给我滚出英武军!”

    向玲低着头站起来,将剑插回腰里,跟在其他兵丁身后,抬起一具尸首,身边的兵丁们见将官不再理会这边,低低对向玲嬉笑。

    “向玲,你怕什么啊,滚出去就滚出去嘛。”

    “是啊,你不是一直想走,说去仗剑游侠四方。”

    向玲哼了声:“我滚出去能做什么?仗剑走四方....”他低头看手里抬着的尸首,尸首上穿着兵袍,跟他身上的一模一样,“剑南道的兵说杀就杀了,剑南军的旗号说变就成英武军了,这世道有什么可仗剑走四方的。”

    身旁的一个兵踢了他一脚:“向玲,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少说。”

    身旁其他的兵也瞪了他一眼,离开几步,唯恐被他连累。

    向玲撇撇嘴踢打踢打走开不说话了。

    李明楼看着这样的向玲笑了笑,原来向玲是项云手下的一个小兵啊,看起来混的不怎么样,穿着的兵袍发旧,刀剑也都普通,还被同伴们取笑,没有半点游侠儿倨傲。

    李明楼站在门外看向玲搬尸首,打扫地面,从白天忙碌到傍晚,傍晚也没有歇息,又被赶去巡逻守卫。

    项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第一侯项云一句话,府衙官员们唯命是从,太原府里外都戒严了。

    尘埃落定后,府城里的民众恢复了行走,但项宅四周依旧戒严,不允许闲杂人等靠近,但总是有胆大的民众围观窥探。

    项云声名仁善爱民,这些人只要不闯进来,便不会让兵马驱散恐吓。

    向玲就是负责戒守四周的兵丁之一。

    “一会儿是饭送来吗?”他抱着一杆长枪有气无力的问身边的兵丁,“我忙了一天了,一口水都没喝。”

    旁边的兵丁嗤声:“想的美,谁给你送饭,你以为你做什么大事呢,看个街而已,等当值结束再去吃吧。”

    向玲气恼:“那就剩下冷饭凉菜了,看个街可不是小事!”又看四周,“怎么只有我们这些守卫,没有巡逻?这防卫可不严密啊。”

    另一个兵丁靠着墙笑:“做个样子就行了,太原府在侯爷掌控下,哪有什么可戒备的。”

    向玲道:“大批的兵马自然不会有,但刺客呢?单枪匹马的刺客,可是能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兵丁们都笑了“还什么刺客。”“这年头哪来的刺客。”“就算一个刺客来了,又能怎么样?”“向玲你不也自称刺客游侠吗?我记得你不是连十个兵都打不过。”

    向玲恼怒道:“刺客跟能不能打过十个兵有什么关系,刺客论的可不是打几个人,刺客只要杀一人就够了。”

    兵丁们摆手“那这么厉害的刺客就交给你了。”

    向玲也懒得再跟他们说话,抱着长枪看前方的街道,视线一点点的扫过街上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借着暮色的掩盖,挤在一起低声议论指指点点,越来越靠近这边,还有人大着胆子询问兵丁出了什么事。

    人群越来越多,街上声音嘈杂,还有人因为看热闹争执“你踩我脚了”“哎呦是你硌破我的脚了呢”推推搡搡骂骂咧咧,吸引了街上的人。

    兵丁们看过去,还有人喊向玲:“你看这两人是不是刺客?故意引起混乱。”

    向玲看着那边:“不是。”

    兵丁们笑起来“你再仔细看看啊。”

    向玲没理会他们,李明楼看着他,发现向玲神情戒备,但不是看那两个打架的人,而是看着围着看打架热闹的人群......

    人群里有人鼓噪有人叫好有人畏惧有人捂住眼......

    捂住眼的人微微张开了指缝,指缝里视线看向李明楼。

    那么远,暮色昏昏,视线却十分的刺目,李明楼站起来,向玲已经穿过她,握着长枪向前走去。

    “都退后!”

    “把这两人都给我带走!”

    巡街的差役们也闻声过来了,将两人抓住带走,驱赶街上围观的人群。

    向玲停下脚,李明楼站在他身旁,人群中那一束视线已经不见了。

    有趣,是发现真的有刺客吗?李明楼看向玲,向玲的视线在街上巡弋,昏昏光影里他的一双眼明亮,这个时候的向玲,才和她认识的向虬髯变成一个人。

    不过,李明楼神情又恢复了木然,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游荡在这里,活不了也死不了,救不了亲人杀不了仇人。

    昏昏光影很快被夜色吞没,向玲也终于结束了值守,揉着肚子去找饭吃,饭菜早就冷了,向玲嚼了几口就扔了,跟做饭的兵丁们吵了一架,骂骂咧咧的去找吃的.....

    李明楼木然的跟着他穿过项家宅外的兵营,穿过一条守兵值守的巷子,来到了大街上,街上没有往日的繁华,大大小小的店铺都关了门,零星有几间食肆亮着灯,但也没有什么客人,路过的行人脚步匆匆.....

    李明楼突然发现向玲没有去食肆找吃的,而是穿过大街奔向一条小巷,一顿乱走....

    他在找什么?

    李明楼木然的跟着,看着向玲终于停在一间杂货铺子前,铺子虽然亮着灯,但门板关上了。

    向玲没有敲门,直接抬脚踹过去。

    门板应声倒下去,灯光倾泻,内里的柜台前有人受惊转过身来,他一只手里握着一把镜子挡住了脸。

    “客官,已经关门了,您要什么这么急啊?”他惊讶问。

    向玲站在门口,手握住刀:“我要你!”

    那人啊的一声,移开了镜子露出面容,灯光瞬时失色。

    他面容白皙,青黛长眉,薄唇一点点红,手里的胭脂正扫过眼尾,留下一抹绯红。

    李明楼怔了怔,敏叔叔啊。

    李敏看着她一笑,眼波流转:“要我啊?你这么丑,可要不起。”

    他长的纤细柔弱,说话声音软软,但站在门口的向玲身形绷紧,李明楼都能听到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太原府戒严。”向玲道,“你是什么人?从哪来来?要做什么?”

    李敏撇撇嘴,将镜子再次举到眼前,将手指残余的脂粉在唇上轻轻的摩擦:“你没看到啊?门口写着呢,杂货铺,我当然是卖杂货的生意人,太原府戒严,也没说不让做生意啊,你这小兵.....”

    他从镜子后探出半张脸,看着向玲眨眼。

    “是来敲诈勒索我的?”

    向玲握着刀慢慢的迈进来:“不要跟我装疯卖傻,你开杂货铺?那你为什么先前一直在项宅外游逛窥探?那相撞的两人,是你搞的鬼吧。”

    李明楼恍然,原来傍晚,那束视线是李敏啊。

    李敏双手搭在柜台上,看着踩着猫步一步一步挪进来的向玲,挑眉一笑:“行啊,那么多守卫兵将,只有你发现我了,以前是干什么?不像是当兵的。”

    向玲道:“某是游侠儿。”

    李敏嘻嘻笑了:“什么游侠儿啊......”

    向玲话音落,人像猫儿一样扑过来,手中的刀带起一道寒光,哗啦一声响,人又像猫儿一样跌飞,刀光紧随其后,人撞到墙上滑落,刀则擦着他肩头没入墙内。

    啪嗒一声,一把小镜子落地。

    李敏依旧倚在柜台前,轻轻的拍了拍手:“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随便拿刀舞剑几下就自称游侠儿,我夸你一句能发现我,你还当真了啊?要不是我让你发现,你能发现啊,更别提追来找到我。”

    他走过去,捡起落在地上的小镜子,看到小镜子裂了一道纹,满脸心疼。

    “可惜了我这个镜子。”

    李明楼站在他身边,仔细的看着他,她努力的想李敏,记忆里李敏并不多,这一世不多,那一世更少,如果不是因为这一世,她甚至记不得有李敏这个人了。

    小时候第一次见他,是父亲身边的一个小厮,还送给她过几次花啊草啊胭脂水粉什么的,可能是见她对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喜好,后来就没有再送过。

    小厮嘛,跑腿打杂,跟元吉这种大管家不一样,那一世,父亲死了后,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没想到他现在出现了。

    “你是刺客!”向玲在地上喊。

    李敏嫌弃的瞥了他一眼:“喊啊,你大声喊让人来抓我吗?”

    向玲从地上坐起来,双眼闪亮的仰视他,没有大喊,而是俯身一拜:“你教我做刺客吧!”

    李敏啊呀一声“你想干嘛啊”。

    向玲伸手抓住李敏的衣角,这看起来普通的青袍上,绣着一支梅花,他忍不住摸了一下,喃喃道:“我叫向虬髯,我从小立志做游侠,逢乱世投身行伍,蹉跎十年无成,我以为世上已经没有游侠刺客了。”

    李敏提着衣角甩开他,道:“是没有什么游侠刺客了,我也不是什么游侠刺客,我就是个开杂货铺的。”

    他走回柜台前,举着镜子,端详脸,要将未完的妆面画完。

    “不要耽搁我梳妆,你好好当你的小兵吧。”

    向玲盘坐在地上,看着李敏的背影,将墙上的刀拔下来。

    “你要杀第一侯吗?”他将刀横卧在身前,“我愿助你杀他。”

    李明楼看了眼向玲有些想笑,向玲还是向玲啊,就像当初对自己那样,一折服就要舍命。

    李敏转过身,眼上的妆已经补全,鬓边也簪了一朵半开的花儿,似笑非笑打量向玲。

    向玲挺直了胸膛任他考量。

    李敏伸手指了指鬓边的花儿,问:“这朵花儿美吗?”

    花儿?这个问题似乎有些意外,向玲神情肃重,认真的看李敏鬓边的花儿,思量一刻,摇摇头:“不算美.....”

    李敏的眼瞪圆了,显然这个答案也让他意外,声音顿时拔高:“这还不算美?除了它本身就很美,再加上戴在我的头上.....”

    向玲笑了:“大叔,我虽然蹉跎十年一事无成,但还是见过很多美的花草,这花草美不美,在骨不在皮.....”

    他的话没说完,眼前一黑,镜子再次砸过来正中面部,向虬髯仰面倒下,耳边有骂声响起,还有脚如雨点落下来“你懂什么美丑啊!”

    向玲捂着头蜷缩地上,一通踢打后,李敏愤愤收脚:“真是晦气!就不该多看你一眼,真是个蠢物!”

    他甩袖向外走,向玲忙爬起来喊“项云为人谨慎,身边日夜护卫环绕,轻易不能近身...”

    李敏在门边停下脚,回头看他一眼。

    向玲顶着一脸血,看着他:“我向虬髯愿以命相助!”

    他的双眼闪亮,看起来枯瘦身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整个人像火一样燃烧起来。

    李敏笑了笑:“你想让我教你怎么当刺客?”

    向玲点点头。

    李敏道:“你呀,太丑了,等下辈子生的好看一些,再来找我吧。”

    向玲愕然又忙问:“那大叔你叫什么?”

    李敏咬牙呸了声:“记住了,我叫李敏。”

    说完抚了抚鬓边的花,飘然出门,隐没在夜色里。

    李明楼跟出去,视线里看不到李敏的身影,倒是有脚步声铠甲碰撞的声音传来。

    哗啦一声,酒气扑鼻。

    李明楼回头看,见坐着的向玲解下腰里挂着的水囊,里面竟然是酒,他将酒从头浇下,酒冲着血水染在身上一片一片......

    一群官兵从大街上而来,看到这边亮着灯,门也大开着,冲进来......

    向玲的身份很快被识别,虽然是个无官无职的小兵,但在英武军中名气很大,几乎人人都认得。

    “向玲你胆子真大,这时候竟然还敢喝酒!”

    “喝也就喝了,还跑出来耍酒疯!”

    “我可听说你今天已经被训斥过了,干活偷懒,旅帅要赶你走呢!”

    他们围着向玲嘻嘻哈哈。

    向玲带着一身的酒气,道:“没饭吃连酒都不让喝啊?谁让他们不给我留饭!我向玲,凭什么吃冷饭!”

    兵卫们更加大笑了,店铺后边的店家和伙计也被带出来,战战兢兢:“兵爷,我们这里不卖饭菜。”

    兵卫们笑够了,将向玲赶出杂货铺,还有人解下向玲的剑给那店家“拿去当了抵被踢坏的门钱。”

    店家千恩万谢“第一侯治兵果然严格,第一侯果然仁善爱民。”

    向玲骂骂咧咧想要拿回自己的剑,被兵卫们制止。

    “现在什么时候,这店家要是上告,侯爷知道了,赶走你是小事,砍掉你的头正军法也有可能。”

    “头没了,你连混吃混喝的机会都没了,你不是还想建功立业吗?”

    向玲显然也知道,骂骂咧咧抓起酒囊:“这破世道都是瞎了眼的人,害我白活一场。”

    他经常说狂话兵卫们也习惯了,呵斥骂踹他几脚赶走了。

    杂货铺的灯熄灭,街上夜色更浓,除了巡逻兵马的脚步声马蹄声,没有其他人走动。

    李明楼无处可去,又想到李敏既然出现在项家,肯定还会出现,便继续跟着向玲回到项家。

    从夜到白天,从白天到黑夜,项家里外的尸首都被运走,地面上的血被冲洗铺垫干净,喜庆的婚礼装饰也都拆下烧毁,一眨眼间数百人命满地血肉就像从未发生过。

    李明楼呆呆的看着向玲这个小兵抬尸首撒黄土当守卫,他没有像先前那般偷懒,还会主动请缨做事。

    “把剑当了,想挣些功劳赏赐,把剑赎回来。”

    当同伴上司问他为什么时,他理直气壮的给出答案,显然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了,同伴上司们嘲笑咒骂,然后给他安排更多的事做。

    李明楼没有再到项云,项南,甚至连项家也进不去了,她好像被系在向玲身上,像鬼魂一样跟着向玲飘动着,到后来日夜对她来说都变的恍惚,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眨眼.....

    她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到了野外,跟着背着刀枪系着草鞋往前跑的向玲。

    “跑快点啊,这次可是大功!”他喊着向前飞奔。

    但前方有伸来长枪差点把他戳中:“不得乱队形!”

    向玲愤怒的骂了声脏话,但也不敢离开队列,只得放慢速度跟在队伍中骂骂咧咧“等我当了队长,谁跑的慢了就打谁。”

    身边的同伴们乱笑“那我们可不敢当你的手下”

    向玲回骂“我还不要你们呢。”

    队长再一声喝断“肃静!不得喧哗!”

    枯燥的单调的野外疾行让李明楼再次恍惚,跟着向玲飘动,也不辛苦,她抬起头看天上的太阳,在这里太阳也不会让她痛苦,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把她晒化,她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变的透明了.....

    喧闹声再次传来,有人声马嘶鸣还有哭声叫声,当然最近的还是向玲的骂声。

    “我就说跑快点啊!看,来晚了吧!还立个屁功啊!”

    “也不晚啊,我们还可以抬死尸和救护伤者....”

    向玲爆跳:“又抬死尸,我这辈子就是抬死尸的吗?”

    他们在这边吵闹,有骑马的将官疾驰而来,厉声呵斥“干什么!不得喧哗!”“侯爷来了!”

    前一句话向玲嗤鼻,后一句话他立刻不闹了,还推着身边的同伴“快走快走,去抬尸首。”

    将官们疾驰而过,同伴们才敢打趣向玲“怎么变得这么听话?”“向玲是怕侯爷。”

    向玲呵一声看他们“侯爷怎么能是怕呢?是敬爱。”

    同伴们愕然旋即大笑“向玲是鬼上身了吗?”“第一次听到向玲说敬爱谁。”“这是要在侯爷面前留个好印象了。”“看来向玲真的想建功立业了。”

    向玲不理会他们,专注的搬运死尸,同伴们也不再嬉笑,跟着干活,一面说“怎么死了这么多。”“史朝的余孽这么凶猛吗?”

    通过他们的话,李明楼大概知道了,因为得知项家要办喜事,项云会回来,叛军史朝余孽便趁机摸过来袭击,与项云的英武军发生对战,叛军余孽被剿灭,英武军伤亡也不小。

    她呆呆的跟着向玲飘动,忽的向玲站住了,向一个方向看,那边又来了很多兵马,飘扬着项字大旗。

    项云来了。

    向玲撒脚就向项云所在的地方跑:“侯爷来了,先把伤者们安置好。”

    项云仁善,每逢大战都会探视伤兵。

    这次换同伴们骂骂咧咧“果真是要讨好侯爷”“搬个死尸伤兵就能得侯爷青眼?”“向玲是高看自己还是小瞧侯爷?”

    虽然骂骂咧咧但能在第一候面前表现一下,普通的兵丁们还是按捺不住的,都跟着跑去。

    听完将官们汇报的项云,果然来看伤兵了。

    死者多,伤兵们也不少,伤筋断骨的还算轻的,那些被箭被刀射中眼,咽喉,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下去的才是惨......

    “不要怕。”项云看着一个被射中咽喉的小兵,小兵像鱼一样喘气,越来越急促,他转头唤,“季先生。”

    季良啊,李明楼站在向玲身后,看到护卫将官中走出来一中年人,拎着药箱,神情木然。

    这一世的季良,她还是头一次见,看起来很陌生。

    但兵将们都很熟悉,看到他走出来一阵骚动“是猎先生!”“侯爷让猎先生来了。”“有猎先生在就能起死回生了!”人人欢庆,就连原本哭号的伤兵都停下了声音,绝望的神情充满了期待。

    季良被项云给了明玉,说是要护明玉的性命,现在明玉被他杀了,季良自然回到他身边。

    李明楼木然的看着这边,然后飘动......向玲背着一个断了一条大腿的伤兵向这边奔去。

    “猎先生,猎先生,救救我兄弟啊。”

    被他背着的伤兵不知道自己多了一个兄弟,疼痛让他已经昏厥。

    但还未到眼前,向玲就被兵卫拦住。

    向玲急急的解释,眼泪掉下来“我兄弟,我就这一个兄弟。”他看向内里,“侯爷,猎先生,救救我兄弟。”

    项云看了眼这边,对一个将官点点头,那将官对卫兵示意,但向玲还是没能向前一步。

    “伤兵给我们,你退后。”卫兵道,命两兵卫接过伤兵送往猎先生这边,向玲依旧被严密的格挡在外。

    看似混乱嘈杂,但其实项云所在地方,有三层兵马围护,刀枪弓弩盾甲严阵以待。

    向玲踮脚对被接走的伤兵喊“哥,你别怕啊。”擦着眼泪站在原地。

    并不是所有的伤兵都能被送猎先生这里,只有那些伤极重的......

    一个发出惨叫的伤兵被四个人抬着送过来。

    向玲站得远看了眼也被吓了一跳,这伤兵整个头脸都被火烧黑了.....

    “火箭射中了他的头,还带着火油....”送来的同伴们解释。

    此人被接过去送到季良身边,季良只看了一眼,就摆手“没救了,给他个痛快吧。”

    这话让四周的嘈杂微微一顿。

    项云是知道季良脾气,季良说没救就真的没救了,不能去劝季良,但要抚慰一下其他人的心情,他轻咳一声,走到这伤兵身前,俯身查看:“......怎么伤的这么重.....”

    他的话音未落,被火烧黑头脸的伤兵起身伸手抱住他的脖颈,刀光一闪,项云的一颗头颅滚落在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第一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粤彩只为原作者希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希行并收藏第一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