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粤彩

新粤彩 > 汉阙 > 第105章 杀他个七进七出!

第105章 杀他个七进七出!

作者:七月新番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明天下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新粤彩 www.wiyishu.com,最快更新汉阙最新章节!

    疼,钻心的疼!

    不止是伤口疼,发根疼,心也在痛。

    绛宾已经对瑶光公主,再生不出一丝爱慕之情了。

    在这场鲜血淋漓的舞乐后,他才发现,在美丽外表下,藏着的,分明是个暴戾而野蛮的乌孙女野人啊!

    此刻,瑶光的确一点都不温柔,正一手拽着绛宾那及腰的长发,一手将剑横在他脖颈上,缓缓挟持其往外走。

    而龟兹王和龟兹的大臣们,则如众星捧月般,小心翼翼的跟在后头,央求道:

    “公主,龟兹答应你的要求,打开门,备好马,请轻一些,勿要弄断王子的头发!”

    瑶光无语,都什么时候了还担心头发,这龟兹王室对头发的执念,真是太过病态了。

    龟兹王有许多女儿,却就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当成宝贝般呵护,在他的号令下,卫士们只能打开门,任由瑶光出去——这也是瑶光选择挟持王子而不是王的原因,父常爱其子,而子不一定爱其父!

    等出了院子后,瑶光遂将两腿发软的绛宾,推给给重新拿到武器的乌孙女护卫。

    “阿雅,龟兹人若敢妄动,你便帮王子将脖颈拧断,好让他往后舞蹈撼头时,能将头扭掉到地上!”

    阿雅便是那个刮了头发,身披皮革甲,脸上涂抹红色泥土的乌孙女战士。她天天吃牛羊肉,身体十分壮实,闻言笑着揽住绛宾,如同一头猛虎抱着只失魂落魄的公孔雀。

    绛宾快喘不过气来了,这女卫士简直能将他生吞活剥,乌孙女人真是太可怖了!

    “差点忘了。”

    眼看龟兹城的内门缓缓开启,龟兹人应她们要求,奉还的马匹也已备好,瑶光却想起一事。

    却见她如同结束宴飨后,要过去向主人道别的宾客,迈着优雅的脚步往后走,隔着如临大敌的龟兹卫士,对龟兹王伸出了手。

    “白狮皮还我。”

    ……

    跟攻城时破门极其困难不同,从城内开门总是更简单的,尤其是龟兹人不敢靠近与汉兵、乌孙白刃相交,只敢在城墙上射箭的情况下,在任弘铁了心先突围出城后,一阵猛冲便来到了城门边。

    一下又一下,在盾牌掩护下,身强体壮的韩敢当,已经手持一柄大钺戟,将门栓劈开了,他怒吼着用双臂猛地一推,龟兹西门顿时洞开!

    因为事发突然,跟龟兹人自己的计划全然不符,所以城外尚无龟兹人围堵,匈奴人也没来得及赶过来,三十余骑匆匆出门,便可绝尘而去。

    “我要救阿姊。”刘万年却耍起了性子,拽着门边不放手。

    还是这批乌孙人的领袖,名为“乌布”的骑君在他脑袋上来了一下,直接揍晕过去。

    乌布抱着刘万年出来,将其抱到了汉人的马匹上,又对任弘行了重重的一礼,说了一番话。

    卢九舌道:“任君,他说,请汉使带着王子走,他们得留下来等待乌孙公主!”

    任弘恍然大悟,原来这些乌孙人帮助他们破开城门出来,只是为了让自己将刘万年带走。

    “走!”

    这可不是矫情的时候,龟兹人重新布满城墙,朝城外射箭,又有一两名汉使吏士负伤,两匹马哀鸣着倒在地上。任弘便带着众人一口气冲了出去,直到数百步外才停了下来。

    他回过头,看到乌孙人仍在龟兹西门坚守,似是想为身陷敌宫的瑶光公主,留一道门!

    任弘与公主只认识一天,对方也只认识他一天,说过的话,不超过二十句。

    他先前只是觉得公主漂亮,馋她身子罢了。

    却不清楚这位公主究竟是怎样的人,有怎样的性情,竟能让这群桀骜不驯的乌孙人如此信服,并如此笃定:她一定会出来!

    同时,乌孙人也挡住了想要出城来追击的龟兹兵卒,龟兹虽不愿直接与乌孙人交战,但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没有重甲护身的乌孙骑士们,以三十敌数百,伤痕累累,不断有人倒在血泊中,再也站不起来,却始终不离城门半步。

    刘万年纵然被打晕,嘴里依然在喃喃喊着阿姊。

    看着这一幕,汉军吏士也神情复杂,方才嚷嚷着再不走就要全死的韩敢当,望着那些死战不退的乌孙人,神情竟有些惭愧,一拳头砸在自己沾满血迹的衣甲上。

    任弘也握紧了手里的矛,死死咬着牙,他身体想跑路,心却在喊着要留下!

    “赵汉儿、韩敢当,卢九舌!”

    终于,任弘长出了一口气,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汝等带着吏士们,保护万年王子,去轮台求援,将此处的事,告知赖丹都尉,龟兹已投靠匈奴,轮台亦危,还请立刻向玉门关求援!”

    “你呢?”

    任弘大笑:“我是使者,接了使命,要护卫乌孙公主去大汉,便要履行到底,否则,回去也要受重罚。”

    疯了疯了疯了,我是失心疯了,在说什么?我也想跑啊!

    吏士们面面相觑,韩敢当牛脾气上来了,觉得受到了侮辱:“我不走!和在破虏燧时一样!”

    他解释道:“我方才说要出城来,只是想换个更好的地方打而已,现在缓过气来了,可以回去再砍死几个龟兹人。”

    而赵汉儿换了一张弓,调试着弓弦道:“出玉门时,说好要一同载誉而归,汝等若全死在这,我一人回去,恐怕要哀叹一辈子。”

    “然也,任君要护卫乌孙使者,吾等则要护卫任君,走个鸟!”

    众人举起兵刃,军人的浑气上来了,反正方才一阵冲杀,龟兹人的战斗力确实很低下。

    “汝等……”

    任弘有些没想到,看着吏士们在铁胄下黑黝黝的面庞,说不出话来。

    他不希望众人将性命和梦想埋葬于此,所以才决意突围,可他们。

    是真想让任弘感动得大哭一场么?

    “我……我也留下?”

    气氛如此,哪怕有心走的,也不好直言,卢九舌就是其中一个。

    “你必须走。”

    任弘将刘万年放到卢九舌马背上绑好:“乌孙公主已失,乌孙王子必须周全。”

    “更何况,龟兹既然敢对大汉使者动手,说明已经投靠了匈奴!龟兹城中的袭击只是开始,接下来,便是轮台!是渠犁,是铁门!”

    “此乃万分火急的军情,必须让傅公知晓!及时派出援兵,否则,吾等在西域一年的搏杀,全都要白费!”

    这也是他们中,必须有人活着离开龟兹城的原因!

    卢九舌应诺,带着没有铁甲的人,想走的人,及几名伤员走了,只剩下任弘他们二十骑,调转了马头。

    “半刻,我只陪乌孙人再战半刻,说服他们离开!便算尽了最后一点职责。”

    “我这一生,就逞这么一次英雄!”

    “诸君!”

    任弘觉得自己有点悲壮的感觉了,嗓子有些沙哑:“就在这龟兹城中,杀他个七进七出何如?”

    “将龟兹这小胡婢,干个七进七出!”

    老韩嗷嗷叫着往前冲,二十骑开始加速,这让从其他门绕过来,想要追击汉人,夹击乌孙的龟兹兵万万没想到!

    前方以韩敢当为首的十骑重甲兵士纵马狂飙,将龟兹人冲得七零八落,杀回了西门处。而后方赵汉儿,则带着弩兵材官们,朝城墙上射出了一波弩矢,射得龟兹弓兵抱头鼠窜。

    乌孙骑将乌布受了伤,捂着肩膀的血,靠在城门洞处,眼睛里期盼奇迹的光在慢慢熄灭。

    但当他看到汉人去而复反,一个个举着盾牌,用坚硬的铁甲身躯,挡在没多少甲胄防护的乌孙人们面前时,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他说着话,伸出拳头,在任弘胸前敲了敲,又重重砸在自己胸膛上!

    “在西域,也只有汉人,配做乌孙的朋友!”

    这乌孙语任弘不懂,只点点头:“虽然不知你说什么,但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他重重亲吻了一下手里的矛杆,盾牌绑在左手肘,而铁兜鍪里的包头的布,已经被汗水浸透。

    这注定是一场以寡敌众的战斗。

    但就在众人做好准备,要与汹涌而至的数百龟兹人决一死战时,却愕然发现。

    头顶好似雨点的箭矢不再落下。

    围拢过来的龟兹兵在面面相觑后,开始在贵人的命令下缓缓退却,如同退潮的海水。

    “出了何事?”

    已经做好大战一番的汉军吏士莫名其妙,乌孙骑将乌布却哈哈大笑,伸手指着前方。

    他们看到,龟兹城的第二重城墙,中门在缓缓开启。

    然后,内门也开了。

    挤满中城的龟兹兵,缓缓让开了道路,任由三骑驰骋而出。

    两名乌孙女战士在后,其中一人还抱着绛宾王子坐在马上,好奇地把玩他的长长乌发,有了这个人质在手,龟兹人便不敢造次。

    而在她们稍前的,则是一位骑着黝黑骏马,头戴乌孙高尖帽,怀抱秦琵琶,肩膀上还披着一张白狮子皮的年轻公主。

    她是如此美丽,如此自信而张扬,纵马往前,视左右全副武装的上千龟兹人如无物!

    真像极了一头吃饱喝足,舔干净沾血的爪子后,在自己地盘上闲庭信步的母狮,缓缓朝任弘走来。

    公主近了,乌孙人都站起身来,手放在胸前遥遥行礼。

    韩敢当和赵汉儿面面相觑,觉得这个女人真是不一般。

    任弘也愣在了原地,这架势,简直如同分开了红海的摩西!

    他摸了摸自己的铁兜鍪,有点晕。

    我滴个乖乖,奇迹,还真出现了。

    但旋即,任弘就发出了一声大喊。

    “小心!”

    毫无征兆,挟持着龟兹王子绛宾的乌孙女战士阿雅竟一头栽下了马,她背上已中了深深的一箭。

    而驮着龟兹王子绛宾的马受惊后,嘶鸣着往一旁奔去,满城的龟兹人立刻争先恐后去追那马。

    而下一瞬,瑶光公主的坐骑忽然向前跪倒,将公主狠狠甩了下来。

    瑶光反应很快,没有被马压倒,她抬起头,看到了射出箭的人。

    射箭的人不是龟兹兵,而是站在城墙上的几名匈奴人。

    醍醐阿达面容冷峻,再度挽弓,瞄准不顾危险,冲去搀扶阿雅的瑶光。

    但忽然间,一阵寒毛直竖,他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猛地偏了下身子,一支箭已狠狠扎进他肩膀!

    那支箭来自赵汉儿,汉人弩兵也上弦攒射,逼着匈奴人不得不退到射程之外。

    “接应公主!”

    随着任弘的呼喊,汉兵们顶着盾牌上前,保护瑶光和受伤的乌孙女战士来到城门边。

    瑶光的眼睛没有放在任弘身上,而是在四处寻找她的弟弟。

    “万年王子已安全送走!”

    任弘呼喊着,纵马去到她身边。

    人质已失,龟兹人不用顾忌了,再度叫嚣着围拢过来,而匈奴人的骑兵,也很快就会赶到,他们必须立刻离开。

    但瑶光已失了马,而乌孙人的马匹也损失严重,很多人要与汉兵共乘一马才行。

    “来!”任弘对瑶光伸出了手。

    瑶光看了任弘一眼,没有丝毫犹豫,握住了这只更似文士而非武夫的手,猛地借力一拉!

    卧槽这女人力气好大!

    虽然任弘差点被她拽下马,但瑶光还是有惊无险地骑到了萝卜的屁股上。

    忽然加重的分量让萝卜很不开心,尾巴乱甩。

    而瑶光则紧紧贴在了任弘背后,笑着对他说了一句话!

    “汉使,你能……往前坐点么?”

    ……

    PS:第三更已发,明天开始补盟主的加更,求推荐票,求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

汉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粤彩只为原作者七月新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月新番并收藏汉阙最新章节